星期六弟弟結婚,因為星期五有場尾牙,去的話有6000元紅包可拿,非去不可,所以才在星期六早上五點挖起小孩,開車回娘家。

出了地下停車場就看著車上的outside temp從11度降到8度,黑色的天空從灰朦朦到魚肚白,一個半小時後回到娘家,媽媽抱著小妹三個月大的小姪子,小妹則剛洗好頭,頭上包著開喜婆婆的包巾和大妹上了車,車門一開,冷風灌了進來,把混沌不明的腦筋都沖醒了。

快七點了,四個女人一個小女孩到曼都洗頭整理儀容,辦喜事最高興的就是可以穿得漂漂亮亮,頭髮光鮮亮麗。想當初結婚時是在拍結婚照出外景時,聽到旁邊的小孩吱吱喳喳討論:新娘子好漂亮!才有當新娘的快樂。

女兒生平第一次躺在美容院的椅子上洗頭,梳了一個傳統又喜氣的髮型,星期一上學時也不把頭髮拆掉,到學校和同學興奮聊著當花童的心得。兒子穿西裝戴皮帽,人來瘋地跑來跑去,有什麼不愉快的,看到小孩子高興,也就”一笑抿恩愁”了。

sophia11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